欢迎您来到中国明星网
当前位置: 中国明星网 > 音乐资讯 >

十月看什么?2015上海世界音乐季指南

发布日期:2020-05-03 09:44  作者:admin
  


  今年的上海世界音乐季已经走出上海延伸至西溪湿地、浙江九龙山。如果不想走那么远,上海大剧院的几场精品演出亦值得一看。

  非洲和波斯的鼓、云南山谷里的歌、西班牙的轮擦提琴、古巴的阿卡贝拉、哈萨克斯坦的游猎之歌……几乎是一个微缩的世界。

  以轮作弦的提琴轮擦提琴(hurdy-gurdy)来自古老的欧洲(或者中东),声音似提琴却比后者更为尖细粗糙。因为古老和曾一度沦落街头的命运,反而更为自由,能够和各种乐器为伍,却不会失掉自己的特色。

  在过去的二十年,西班牙轮擦提琴大师哲曼·迪亚兹(German Diaz)把轮擦提琴玩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在他的轮擦提琴世界里,探戈、爵士、民间小调纷纷登场,偶然也有阿拉伯音乐缤纷的影子。除了主角Hurdy-gurdy,它的民间朋友们也都陪伴在侧:纸轴、齿轮、摇臂、八音盒、古董口琴、循环采样机、1940年代的黑胶唱片。哲曼在舞台上更像一位魔术师或提线木偶戏的导演,他创作了大量曲谱,却用差不多已绝迹的打孔纸轴来记录;打孔纸穿过他亲手改造的各类“机械乐器”,这个过程不仅好听也好看,兼具匠人的手作气息和音乐人的自由精神。

  这一次来的哲曼·迪亚兹三重奏还包括双簧管、英国号等吹管乐器。过去二十年,哲曼在很多著名音乐厅和大型音乐节举办专场演出,曾获得西班牙“金智慧”奖(1999年),他2009年的专辑《内战时期的流行音乐》专辑获选《爵士笔记》杂志银奖和《爵士东京》最佳专辑。哲曼因对古老乐器的创造性发展,有“轮擦提琴界的吉米·亨德克斯”的美誉。

  看过他们演奏《马刀舞曲》视频的人肯定会忍不住笑出来。两个老头和一个美女在圆桌前坐好,桌上一大盘玉米。突然,三人纷纷拿起“玉米”开始当口琴吹奏,音乐活泼不轻佻,正是《马刀舞曲》。一曲吹罢,三人再次笑得东倒西歪。口琴这样自由的乐器就应该这样玩啊。

  这个名叫“阿德勒三重奏”的口琴演奏名团已有50年的历史,成员们则传至第三代。国际口琴联合会将他们列为世界口琴重奏名团,并邀请他们担任首届世界口琴锦标赛的评审。

  “阿德勒三重奏”最拿手的无疑是以色列音乐和犹太音乐,然而他们涉猎广泛,对各种音乐始终抱着玩一玩的轻松精神演绎,古典、流行、爵士、乡村,并不拘风格。

  看他们的现场也好玩,三个人吹起来像在跳舞,诙谐又专注,一副流浪艺人的怡然自得和令人感动的家族乐团的默契。

  在北疆,吐尔逊家族是当之无愧的音乐世家。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,维吾尔地区随处可见这个家族发行的磁带和唱片。而赛努拜尔(Sanubar Tursun)则不仅家喻户晓,而且是当之无愧的“维吾尔歌后”。

  赛努拜尔家族的十多个兄妹不仅是职业的演奏家、歌唱家,亦为维吾尔音乐注入新的灵魂。赛努拜尔已去世的哥哥是维吾尔音乐的传奇,他让弹布尔和萨塔尔成为独奏乐器,并带领兄妹对伊犁木卡姆曲目进行创新性发展,使伊犁民歌成为全疆最流行的民歌类型。赛努拜尔亦走上自己的路。她在意大利发行唱片,巡演欧美,和著名旅美琵琶演奏家吴蛮的合作亦广为人知。

  经过这番游历,赛努拜尔的演唱不仅醇厚浓烈,亦有南方戏曲的千回百转。就好像,她把最南边的南音加入维吾尔的律动,听起来抑扬顿挫又娓娓道来,长歌不辍。

  4、最美蒙古女声——乌仁娜·查哈尔图格旗/Urna Charhar-Tugchi (出生于中国鄂尔多斯,现定居德国)

  有这样一种蒙古族女声,因为从未受过专业声乐训练所以没有闪闪发光的音质,却如同一件古老的精妙乐器,因为充沛的能量和时间的沉淀而能在四个八度任意跨越,令听者忘我。

  乌仁娜是上海的老朋友了,然而听她唱歌多少次也不会厌倦。对乌仁娜来说,最美的蒙古声音来自记忆中鄂尔多斯草原上姥姥的歌声,寂寞,但是四时万物都在歌声里了。长大以后,她只身来到上海,又去欧洲闯荡,和很多音乐家合作过,但是蒙古音乐的根始终未断。

  听乌仁娜唱歌是件非常开心的事。她把全部都拿出来放在一首歌里,反而显得自在又快乐,无论和谁合作都不会被埋没光芒,却也不会咄咄逼人。这种默契,你要亲自听到她唱,才会明白。

  所以说记忆里的故乡最美也最坚不可摧。如果她没有出走,也许并不会那么执着地反复吟唱故乡的一草一木。

  把这两位写在一起,是因为他们在云南一起做过现场,相熟,都热爱民族音乐,以及音乐背后的朴素哲理。

  欢庆长居云南,多年来一直在收集民间音乐,一套《田野录音套装》洋洋洒洒95首,蔚为大观。落到他自己的音乐上,悠远不狂喜,需要安静地进入,像云雾缭绕的深山。

  李带菓则满世界跑,在加州州立大学期间学习了芬兰民乐、中国古典音乐、西方古典音乐、爵士乐、即兴音乐、印尼甘美兰和印度卡纳提克音乐,又继续在洛杉矶学习二胡、琵琶,和中国音乐美学与历史。他痴迷乐器,又终于感叹几辈子都学不完于是最后把称手的乐器精简到三样。

  6、波斯鼓和非洲鼓之伊朗国宝级波斯鼓大师家族——切米哈尼父子 (Chemirani Trio,伊朗)、金贝鼓王全球谢幕——Famoudou&Hamana Folikan(几内亚)

  伊朗国宝级打击乐大师迪亚姆切德·切米哈尼(Djamchid Chemirani)和他的两个儿子组成的Chemirani三重奏玩的是Zarb鼓。这种鼓的音阶变化堪比钢琴,在节奏组合上的变化异常丰富。父子三人从古老的伊朗诗歌中汲取灵感,音乐繁复而纯净。

  与之相比,西非金贝鼓要简单很多,但是一样摄人心魄。在西非,族群才有资格称一个鼓手为Djembefola,Famoudou Konate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Djembefola之一。一身白衣拍着手鼓唱歌,Famoudou的鼓承载了太多意义,不仅是曼丁文化的符号性人物,在陌生的耳朵里亦是西非音乐的缩影。

  斯蒂芬·米克斯的音乐现场很肃穆,他一个人坐在一方白色的台上,乐器摆在身边。米克斯的现场音乐会堪称网络时代的奢侈,从巴伐利亚筝到希腊排笛,从尺八到能管,从印度迪鲁巴琴到新疆萨塔尔,从巴基斯坦长颈锡塔琴到自制的14弦琴,原声乐器发出的是大自然的声音,妙不可言。

  过去的四十年,这位苦行僧一般的音乐人游走在欧亚之间,最后出来的音乐有各地的风,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的,只让人觉得亲切而有灵性。

  2015年,他的新专辑《游牧之歌》只用了两种乐器——摩洛哥驼皮低音弹拨乐器Genbri和南非博茨瓦纳拇指铁片琴Ndingo,二者声音一低一高,天空和大地的对话是他对逝去的文化的纪念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 

 
 
 

 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